918博天堂
联系电话
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电 话:
  • 手 机:
  • 联 系人:
  • 邮 编:
  • 地 址:
他见证了“九一八”事变
发布时间:2021-10-06 15:44

  90年前的1931年9月18日,日本关东军悍然发动“九一八”事变,进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。东北军在“不抵抗”的命令下,仓惶撤退,唯有620团团长王铁汉拒不执行命令,奋起抵抗,体现了中国人民不屈的精神。

  1931年9月18日22时许,皎洁的月光洒在东北的黑土地上,显得异常静谧,秋风萧瑟。沈阳城北4公里处的北大营,东北边防军的精锐第7旅6000多名官兵在热炕上进入了梦想。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队副河本末守中尉,带领六名士兵悄悄来到沈阳北大营西南约800米处一片茂密高粱丛中的柳条湖,将42包黄色炸药放在南满铁路的铁轨上,22时20分左右,爆炸声骤然响起,铁轨被炸开了2米。几分钟后,曾担任张学良顾问的柴山兼四郎的副官今田新太郎大尉,以爆炸声为信号,指挥埋伏在四公里外的独立守备队一部在夜色中猛扑向北大营,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。这是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划下,铁道守备队自炸路轨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,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,发动侵华战争的巨大阴谋。

  驻守在北大营的是东北边防军独立第7旅,旅长是王以哲,下辖619(团长张士贤)、620(团长王铁汉)、621(团长何立中)三个团。北大营营房是坐北向南并列,第619团在东,第621团在西,620团及旅部在中间。张学良的爱将、旅长王以哲此时不在北大营;沈阳城里的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正忙着给他的父亲做寿;东北军副司令兼吉林省政府主席张作相正在锦州为父守丧;东北军统帅张学良正携着赵四小姐陪英国公使,在北平前门外中和戏院观看梅兰芳表演的京剧《宇宙锋》;东北军副司令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万福麟此时也在北平。东北军自张学良以下各级头领没想到日军会发动进攻,所以都歌舞升平,马放南山。

  日军在柳条湖的爆炸声和进攻北大营的枪炮声,将东北军的将士们从睡梦中惊醒,他们一时手足无措,营房一片混乱。第7旅参谋长赵镇藩用电话向王旅长和荣参谋长汇报。荣臻联系张学良可又一时联系不上,这时,他想起了张学良曾经说过避免与日军发生冲突的命令,于是,正在等待命令的第7旅接到了指令:“不准抵抗,不准动,把枪放到库房里,挺着死,大家成仁,为国牺牲。”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亘古未闻过的命令,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疯狂进攻,竟命令将士们放下武器等着死。然而,禽兽般的日军是不怜悯你的,日本关东军仍然气势汹汹地猛冲过来。于是,一场没有抵抗的屠杀开始了。据史料记载,日本兵一开始都是用刺刀扎,东北军士兵赤手空拳,被扎死的很多,钻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机关枪扫射而死。东北军的大量武器尚被锁在仓库里无法取出,只好赤手空拳突围,本应保家卫国的国家军队在敌人的进攻面前竟然落荒而逃。而进攻北大营的日军数量还不及第7旅的十分之一。荣臻在《九一八事变之经过情形》中说:“士兵个个持枪实弹,怒呲欲裂,狂呼若雷,群请一战,甚有抱枪痛苦者,挥拳击壁者。”

  18日23时18分,日本奉天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少佐,即以土肥原贤二(时在东京)的名义向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和陆相南次郎拍发急电,称“18日夜10时半左右,在奉天北大营西侧,暴虐的中国军队破坏我南满铁路,袭击我守备队,与赶赴现场的我守备队一部发生冲突。”在沈阳的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,以“代理关东军司令、先遣参谋”的名义,命令独立守备队第2、第5大队和第2师团及第29联队分别进攻北大营和沈阳城。19日零时28分,花正谷又发出第二份电报,仍报北大营中国军队同日军守备队正在激战,日军陷于苦战中。在旅顺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接到电报后,认为这是诉诸武力的绝好机会,批准板垣征四郎代发的命令。按照原定计划,迅速将主力集结到沈阳,先发制人,实施中心突破,占领东北三省。本庄繁率领司令部人员连夜乘火车赶赴沈阳坐镇指挥。19日凌晨,日军完全占领了北大营。日军兵分三路向沈阳市区进攻。东北军奉行不抵抗的命令,未作有效的抵抗。6时30分,日军仅用5个多小时,便占领了沈阳城。

  90年前的1931年9月18日,日本关东军悍然发动“九一八”事变,进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。东北军在“不抵抗”的命令下,仓惶撤退,唯有620团团长王铁汉拒不执行命令,奋起抵抗,体现了中国人民不屈的精神。

  1931年9月18日22时许,皎洁的月光洒在东北的黑土地上,显得异常静谧,秋风萧瑟。沈阳城北4公里处的北大营,东北边防军的精锐第7旅6000多名官兵在热炕上进入了梦想。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队副河本末守中尉,带领六名士兵悄悄来到沈阳北大营西南约800米处一片茂密高粱丛中的柳条湖,将42包黄色炸药放在南满铁路的铁轨上,22时20分左右,爆炸声骤然响起,铁轨被炸开了2米。几分钟后,曾担任张学良顾问的柴山兼四郎的副官今田新太郎大尉,以爆炸声为信号,指挥埋伏在四公里外的独立守备队一部在夜色中猛扑向北大营,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。这是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划下,铁道守备队自炸路轨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,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,发动侵华战争的巨大阴谋。

  驻守在北大营的是东北边防军独立第7旅,旅长是王以哲,下辖619(团长张士贤)、620(团长王铁汉)、621(团长何立中)三个团。北大营营房是坐北向南并列,第619团在东,第621团在西,620团及旅部在中间。张学良的爱将、旅长王以哲此时不在北大营;沈阳城里的东北军参谋长荣臻正忙着给他的父亲做寿;东北军副司令兼吉林省政府主席张作相正在锦州为父守丧;东北军统帅张学良正携着赵四小姐陪英国公使,在北平前门外中和戏院观看梅兰芳表演的京剧《宇宙锋》;东北军副司令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万福麟此时也在北平。东北军自张学良以下各级头领没想到日军会发动进攻,所以都歌舞升平,马放南山。

  日军在柳条湖的爆炸声和进攻北大营的枪炮声,将东北军的将士们从睡梦中惊醒,他们一时手足无措,营房一片混乱。第7旅参谋长赵镇藩用电话向王旅长和荣参谋长汇报。荣臻联系张学良可又一时联系不上,这时,他想起了张学良曾经说过避免与日军发生冲突的命令,于是,正在等待命令的第7旅接到了指令:“不准抵抗,不准动,把枪放到库房里,挺着死,大家成仁,为国牺牲。”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亘古未闻过的命令,面对穷凶极恶的敌人疯狂进攻,竟命令将士们放下武器等着死。然而,禽兽般的日军是不怜悯你的,日本关东军仍然气势汹汹地猛冲过来。于是,一场没有抵抗的屠杀开始了。据史料记载,日本兵一开始都是用刺刀扎,东北军士兵赤手空拳,被扎死的很多,钻到床下的士兵都被机关枪扫射而死。东北军的大量武器尚被锁在仓库里无法取出,只好赤手空拳突围,本应保家卫国的国家军队在敌人的进攻面前竟然落荒而逃。而进攻北大营的日军数量还不及第7旅的十分之一。荣臻在《九一八事变之经过情形》中说:“士兵个个持枪实弹,怒呲欲裂,狂呼若雷,群请一战,甚有抱枪痛苦者,挥拳击壁者。”

  18日23时18分,日本奉天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少佐,即以土肥原贤二(时在东京)的名义向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和陆相南次郎拍发急电,称“18日夜10时半左右,在奉天北大营西侧,暴虐的中国军队破坏我南满铁路,袭击我守备队,与赶赴现场的我守备队一部发生冲突。”在沈阳的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,以“代理关东军司令、先遣参谋”的名义,命令独立守备队第2、第5大队和第2师团及第29联队分别进攻北大营和沈阳城。19日零时28分,花正谷又发出第二份电报,仍报北大营中国军队同日军守备队正在激战,日军陷于苦战中。在旅顺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接到电报后,认为这是诉诸武力的绝好机会,批准板垣征四郎代发的命令。按照原定计划,迅速将主力集结到沈阳,先发制人,实施中心突破,占领东北三省。本庄繁率领司令部人员连夜乘火车赶赴沈阳坐镇指挥。19日凌晨,日军完全占领了北大营。日军兵分三路向沈阳市区进攻。东北军奉行不抵抗的命令,未作有效的抵抗。6时30分,日军仅用5个多小时,便占领了沈阳城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2017 918博天堂 All Rights Reserved